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区法庭
您当前位置:首页>>审判研究
审判研究
自贸区法庭开展涉自贸港案件前瞻性研究并提出风险防范建议
2017-11-25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根据其他国际自由港的建设经验,可以预计,随着我国自由贸易港区内国际贸易自由化、便利化的程度不断加深,贸易新业态新模式将会不断孵化成长,围绕着自贸港区内销售、展览、物流、组装、包装等业务,相关配套的贸易服务、金融服务、结算服务、物流服务等现代服务业必将会随之大发展、大繁荣。

一、跨自贸港服务贸易监管存在的风险

自贸区法庭围绕自贸港建设二线管住的要求,梳理近年来涉及香港、新加坡等自贸港的跨境服务贸易业务案件,发现跨自贸港的服务贸易监管显现出以下风险:

(一)服务贸易结算难监管,易背离国家经济政策

一是服务贸易双方之间服务费用结算是否具有真实的交易基础难以查证,极易成为非正常的跨境资本流动方式。二是境内服务、境外结算破坏国家税收征管体制。比如双方当事人均为港资企业,服务合同中约定的服务系境内提供,但交易款项则通过香港关联公司进行结算,交易过程中双方并无发票开具行为与资金收付行为,此种交易方式直接逃避了境内的税收征管。三是不经备案的境内交易外币结算服务贸易影响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根据相关规定,境内交易必须以人民币进行结算,如需外币结算,需要报外汇管理部门备案。在数起案件中,被告系境外买方的境内代理,原告系卖方,原、被告双方系境内交易,但直接在交易合同中约定以美元进行结算,而未经外汇管理部门备案,收款方通过指定香港代收款人收款后再换汇入境的方式进行交易。

(二)服务贸易向金融领域渗透易影响金融秩序

有的服务机构在向境内主体提供服务的过程中,擅自扩大经营范围,在境内变相提供贷款服务。一是构建复杂交易结构,增设资金代收代付交易环节,服务机构既是双方代理方又是直接交易方,赚取资金利差。比如,某服务商为融资租赁公司与承租人提供中间服务,同时代理出租方与承租方的合同签订、首付款垫付、租金收付,如果服务商出现经营问题,就会导致出租人与承租人产生纠纷。二是某些进出口代理公司在开展业务时提供垫资服务并收取高额报酬,甚至出现垫资收益高出服务收益的情况。在多起进出口代理合同纠纷中,出口商与代理商之间约定的代理费用按照1%收取,而对贸易过程中代理商代出口商垫付的产品价款则收取超过8%甚至10%的年息。三是打民间借贷法律规定的擦边球,超出主营业务开展出借资金服务,但将主营业务与出借资金业务跨行政区经营,以分散区域的方式规避集中监管。如某区融资租赁公司将委托贷款业务在他区法院进行大量诉讼,致对该企业委托贷款业务的监管产生区域缝隙。

(三)境内制造业发展受高端服务业企业制约程度高致使产业链延伸困难

审理中发现,境外掌握核心技术的高端制造业企业为了避免中国的反垄断调查,将关联技术服务公司或者专门设立的服务公司,指定为供应商的专门技术咨询服务商,由专门的技术咨询公司派驻管理人员组织供应商的运作和生产,形成较为封闭的产业链,达到垄断技术、限制交易对象、控制制造业企业的目的,最终使得国内相关制造企业无法向上下游延伸布局产业链,仅仅定位为代工企业而导致承担经营风险的能力不足。如在一起提供咨询服务合同纠纷案件中,一家知名汽车制造企业为境内供应商指定境外服务商,由服务商派驻人员组织企业的生产,供应商企业仅负责招聘人员按要求生产特定型号零部件,一旦丧失业务,供应商将面临巨大经营风险。

二、风险防范的相关建议

1.外汇管理部门、登记结算机构、税务部门、工商管理部门等应形成共同监管机制,总结区内服务贸易存在之隐蔽风险,特别要加强对服务贸易的资本流动监管、交易基础监管,防止服务贸易资金流动游离于监管之外,对于逃税或通过虚构服务贸易进行资本跨境流动的行为要及时协同处理。

2.司法部门与行政部门之间要建立畅通的信息共享机制,将案件审理过程中发现的风险问题及时共享给行政监管部门,并进行研判与风险评估,共同研讨应对措施,防止问题进一步扩大。

3.司法、行政协同指导服务贸易规程。司法机关对于司法审判中发现的服务贸易纠纷新问题应及时与行政监管部门沟通,定期发布司法动态,对于新类型问题及时研判,正确应对。发挥好服务贸易金融监管部门、商务委、行业协会等部门的指导作用,定期对服务企业业务内容进行汇总,指导区内服务企业的业务流程与风险规避。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区法庭
您是第 5707376 位访客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www.ftzcourt.gov.cn
推荐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 | 建议箱
沪ICP备08017635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6416号